主頁 主頁
 
2010年1月17日
劉詩韻
聖樂的震撼力

基督教是唱詩的宗教。從舊約、新約到教會歷史,上帝的百姓一直與聖樂為伍,摩西、米利暗、大衛、約沙法、撒迦利亞、馬利亞、保羅, 乃至耶穌都看重聖樂,初期教會面對信仰逼迫時,聖詩凝聚了信徒的群體力量和信心。
「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我們把琴掛在那裡的柳樹上;因為在那裡,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 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說:給我們唱一首錫安歌吧!」(詩一三七1-3)
感動人心的聖樂來自「被擄」的心靈(詩一三七2),而非來自傳揚聖樂所用的技巧(詩一三七5-6);以賽亞先知以「被擄者」 的心境寫下安慰和悔改信息──以賽亞書四十至六十六章,而最被新約引用預表基督受難的經文(賽五十二13-五十三12),兩千多年後, 促使韓德爾寫下彌賽亞(The Messiah),正因他的心靈「被擄」。
沒有被主愛感動所作的聖樂,不能感動人。基督教是「被主愛俘虜」的宗教;從以賽亞所傳的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聖樂的目的, 就是替上帝開路,讓聽者被榮耀全能上帝的慈愛、憐恤、信實等屬性所擄掠: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 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
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賽四十3-5)
聖樂就像施洗約翰一般,扮演著彌賽亞的開路先鋒!因此聖樂的事奉者必須知道自己的任務讓信徒者聽到主人的聲音, 因此聖樂的神學非常重要,聖樂的根基在神學,而不是音樂!沒有正確的聖經真理,聖樂只是「鳴的鑼、響的鈸」而己! 一位音樂家John Frame提醒我們:「正確的聖樂,有神學上的超然性(賽四十5)和內住性(賽四十11),聖詩的神學核心要以上帝為中心, 以基督為中心,以聖經為根基」。換言之,聖樂是崇拜的工具而非崇拜的對象,因為音樂是被造之物,不是造物者;音樂不是救主,不能救人。 聖樂的功能是引導我們敬拜三位一體的神,目的就是除去人心許多的營壘和障礙(賽四十3-4),讓耶和華的榮耀顯然在有血氣的人身上!
今天我們都接納採用一些新風格的「現代詩歌」音樂,但也要留心詩歌的歌詞有沒有包涵認罪、懇求、感恩或順服等屬靈經歷, 不要忽略了傳統聖詩的豐富神學和屬靈內涵,更不要丟棄傳統的好聖詩。換言之,當我們唱詩歌的感動是來自歌詞所承載的聖經真理時, 這份靈裡的感動是深刻的,更是長久的。主耶穌論到真正的敬拜時,清楚的指出,敬拜天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 這「心靈」在約翰福音指著「聖靈」而言(一32、三5)人要從聖靈而生才能進入上帝的角度,因此認識耶穌基督也是要透過聖靈; 而「誠實」不但是指真心,更是指真理,這「真理」就是形容聖靈的性質(約十五26、十六13),所以敬拜天父是基於真理的聖靈, 人透過聖靈去接受耶穌基督,由耶穌基督帶領他們去敬拜祂!深願我們在實踐「先求父的國」的屬靈操練上, 能夠坦然無懼地來到天父面前敬拜祂,學習如何更有效地用聖樂來敬拜祂,藉敬拜來建立基督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