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09年10月25日
余仕揚
愛已足夠

  「但要叫世人知道我愛父,並且父怎樣吩咐我,我就怎樣行。」(約翰福音十四31)是什麼力量推動榮耀、自有永有的神子降卑為人,甘心被受造物凌辱至死?是因為愛,主耶穌愛父,就遵行父神的吩咐,十字架就是神子具體地向世人展示對父神的愛。
  十字架的愛包含受苦,耶穌同樣教導門徒以愛主作為動機和力量,為基督忍受苦難。正如復活主再次呼召那軟弱三次不認主的彼得時,沒有藉此威脅他遵從使命來贖罪,也沒有提及將來天上的獎賞,縱然這些理由或動機都很合乎常理和真理;更不是彼得有超凡的恩賜和智慧能勝任使命;主耶穌只三次對彼得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你愛我嗎?…你愛我嗎?…」(約廿一15-17)彼得自覺沒有什麼能力為主作大事,但他至少知道(主也知道):彼得愛主,這就已經足夠:「…你知道我愛你…你知道我愛你…你知道我愛你。」對主的愛,足以支持彼得餘生約束自己的自由,到老都不偏離主的吩咐,甚至為主捨命:「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耶穌說這話是指著彼得要怎樣死,榮耀神。)」(約廿一18-19)
  蕭壽華牧師的《牧野心路》一書的序言,記載他蒙召作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的心路歷程:「我曾經問主:『為甚麼要我在這崗位?為甚麼這麼快便要承擔重任?』主說:『我愛教會,甚至為教會捨已。』」(蕭壽華,《牧野心路》,(香港:宣道會北角堂,1993),10頁)沒有什麼理由,只有愛就已經足夠。
  今天香港人生活繁忙,要求和壓力從四方八面擁來,足以令部份肢體的屬靈生命「合理地」軟弱乏力,追求和聚會疏散,就算別人多番鼓勵也未必見起色。
  回想自己起初信主和事奉主的原因,也沒有別的,只因知道主愛我,就已經足夠。再辛苦多了,也沒有第一代和世界很多國家中的聖徒要為主將家庭、財產和性命賠上,何況主的十字架已足夠叫我確定主愛我,其實我們所謂的受苦算不得什麼。
  保羅也體會主的愛:「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二20)這愛足以令保羅為主捨命。因此,保羅就這樣教導我們說:「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叫你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以弗所書三16-19)禱文教導說,原來叫我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的,並不是什麼神蹟奇事或超凡的智慧與效率,乃是叫我們「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原來,對基督的愛已經足夠叫我們剛強起來,面對世務、困難與逼迫。
  宏觀今日聖徒的代禱事項大多都祈求神記念(即保佑)自己和家人的平安和健康、學習與工作順利。其實這也無可厚非,然而,我們更須要祈求的是愛主更深,以致能夠剛強地為主而活。
  是的,在世作主的門徒又麻煩又大代價,所以大多數都選擇做「信徒」,心裡信信耶穌、因信稱義、僅僅得救就算了,有需要才向求主保佑,何必作門徒跟隨主,阻住自己搵食和在世過舒適生活呢?
  沒有什麼的,主要我們背十字架跟從祂,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愛,這已經足夠了。正如教養子女也麻煩多多,仍然有那麼多人上當自招麻煩,只因為愛而已。子女也應供養年老多病的父母,這當然不是一件享受的差事,乃是對父母的愛,已經足夠令人忍受麻煩。
沒有愛,講多也無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