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09年7月5日
余仕揚
七一大遊行

  自從二零零三年開始,每年的回歸紀念日都有多個團體發起「七一大遊行」,主要圍繞著民主普選和施政失誤等議題,將政治、民生和經濟等訴求歸咎於香港政府,要求官員問責下台,視民主普選為一切問題的最終出路。可見大多數七一遊行人士都有一大假設,就是問題的根源都是「政府的錯」、「制度的錯」。
人的訴求:
  眾多遊行人士的訴求都是不無道理,現時的政治架構也確實有不少當改善之處。正如在以色列的政治發展歷史中,由士師管治的百姓都有合理的理由要求立王。起因是撒母耳的兩個兒子約珥和亞比亞承繼父親的職責作士師,卻不按照父親撒母耳的教導而行導致民忿:「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撒下八3)於是百姓就有充裕理據要求立王取締士師管治,向撒母耳要求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八5)
  面對著腐敗的士師,百姓的訴求合情合理,然而神並沒有認同百姓的出發點,反而導出以色列人的動機:「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八7-8)當時以色列並沒有穩固的政治制度,只按照神興起的大能領袖(士師)來保護和管治百姓。雖然有人曾經嘗試以父傳子的承繼形式來延續某些士師家族的帶領(像基甸、以利和撒母耳,參士八-九,撒上二12-17,八),但都不成功。現在以色列要求的不單是一個新的政治領袖,乃是要新的政治制度,就是王朝的制度,像鄰邦列國的管治一樣:「…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百姓認為那些敬拜偶像的列國都有穩固和強大的政治體制,就有樣學樣,得出一個結論:依靠人為的制度比較依靠神更可靠!
   神的專注:
  「…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十六7)人可以從現象來分析而作「客觀」的結論和抉擇,神卻專注人內裡的動機,就是對造物主和救贖主的態度。相信昔日的以色列人若活在今天的話,他們看見民主政制似乎最能保障百姓權益的方法,他們的要求就會轉為:「我們要民主,像列國一樣!」
  然而,以色列的歷史讓我們知道,縱然成立了王國,百姓也因拜偶像和腐敗,最終亡國被擄外邦。可見王國(或民主)制度並非絕對的妙計良方,人心才是神所專注和重著的。
屬神的子民,無論以色列人抑或基督徒,都不一定對神有堅固的信心,都須要不斷於在世寄居的旅途中察驗神的旨意,放擔和放手讓神帶領走進未知的領域中。
  香港每年六至七月都遇上不少信心的考驗,如「平反六四」和「七一大遊行」、畢業至就業,以及小六、中五和中七放榜都是港人對政治、工作和教育的信心考驗,基督徒也當認真地看待這幾個整體和個人前途的關口。然而,若將信心投注在人為的手段上,就容易陷入以色列的錯誤中,不以神為王、為依靠的對象。這並非方法的問題,乃是動機的偏差。
  縱然很多社會和民生的問題都可從平面的分析歸納為「政府的錯」、「制度的錯」,我們身為地上子民和屬天子民的雙重身份,除了要盡力修正這些問題之外,心態和動機上仍然須要認定我們所依靠和服事的對象是掌管歷史和生命的主。我們就不要因暫時未能體驗理想的政治、工作或教育環境而沮喪或驚惶,因為主所應許的是困難中有平安(約十六33),和將來的完美居所(約十四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