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09年4月26日
余仕揚
誰寫了「保羅書信」?

「誰寫了保羅書信?」看來是自我矛盾的問題,稱為「保羅」的書信顧名思義顯示使徒保羅是作者,事實上,教會歷史一向都甚少質疑新約聖經中十三封「保羅書信」的作者身份。但到了十九世紀,批判性的學術研究衝擊著教會對聖經的傳統理解,有學者認為有理由懷疑部份「保羅書信」或其他以使徒為名的作品並非出於使徒手筆,作者是另有其人,在保羅或其他使徒去世後託使徒權威寫作。今日著重研究性的新約書信釋經書,無不首先處理「作者是誰」這先決問題,才為書卷進行詮釋。
相信是保羅所寫和具爭議的冒名或託名(pseudonymity)的「保羅信書」表列如下:
沒有爭議:
加拉太書
帖撒羅尼迦前書
哥林多前書
哥林多後書
羅馬書
腓利門書
腓立比書
半爭議:
帖撒羅尼迦後書
歌羅西書
最具爭議:
以弗所書
提多書
提摩太前書
提摩太後書
1) 託名書信的理由:認為某些書信是冒名的理由包括:
a) 風格用詞:託名書信的風格與用詞跟沒有爭議的「保羅書信」很不一樣,例如以弗所書和三封「教牧書信」每句字數的比例都比其他公認的保羅書信高(如弗一3-14,提後一8-12)。而「敬虔」是「教牧書信」中獨有的詞彙。「教牧書信」以「救主」稱呼耶穌,但其他保羅書信很少這樣做(參腓三20,對比最具爭議的書信如弗五23,提前一1,提後一10,多一10,二13,二6)。
b) 教會組織:「教牧書信」出現比較早期教會更成熟的組織架構,包括了「監督」(主教)和「執事」等崗位職份,推論這些著作是屬於使徒去世後較後期出現的冒名作品。
c) 使徒傳統:古代沒有今日嚴謹的版權法的觀念來規範寫作。相信昔日保羅或其他使徒的門徒,在使徒去世後,託使徒的名按照屬於使徒的傳統啟示和教導來寫作,只為表明是出於該使徒傳統的學派,並沒有欺騙之嫌。就正如猶太文獻中有冒以諾和但以理等民族人物的次經,希臘和羅馬傳統也有冒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等歷史名人的著作。
2) 堅持原著的反駁:以上託名書信的理由也不是沒有懷疑之處,反駁理由如下:
a) 歲月課題的變數限制:最自然的解釋是一個人的寫作風格會隨著歲月的增加而改變,選用的詞彙也須要適切不同書信所針對的課題、處境和年代。一成不變才不切實踐。
b) 代筆人寫的風格用詞:在古代世界中,很多書信都用代筆人書寫,除了文盲者須要這服務之外,就算受過高等教育的都會邀請人代筆寫信,因為文房用品都很昂貴,當時常用的蒲草紙張又粗糙,非人人都能用最少的紙張寫出公整易讀的文獻。保羅也找了德提為他代筆羅馬書:「我這代筆寫信的德提,在主裡面問你們安」(羅十六22)。寄信的人有時又會在信尾親筆寫上自己的名字來證明其真實性,如保羅也在書信上親筆問安(參帖後三17,參林前十六21,加六11,西四18,門19),顯示他也有借用代筆人寫信的習慣。若果保羅等使徒都慣用代筆人寫信的話,又容許代筆者在風格和用詞上有一定的自由度,這樣,不同的風格只顯示不同代筆者的書寫習慣,只要最後稿件中的每字每句最終都由使徒審核,甚至加上親筆簽署問安,著作仍然是歸於使徒名下的原著。
c) 發展迅速的教會組織:就算這些真是「託名書信」,也都出於保羅去世後的十至二十年間,若這些短時間內教會在組織架構上可以有所突破,為何不能接受使徒還在世時,教會同樣可以迅速地發展至較成熟的階段。
d) 正典要求的使徒權威:初期教會向來堅決拒絕沒有使徒性的文獻為正典。使徒性(apostolicity)意思是:作品必須是使徒所寫,或由使徒所熟識信任的人著寫(如馬可、路加、雅各,和希伯來書作者等人)。保羅也提醒教會要防備冒他名的信:「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我保羅親筆問你們安。凡我的信都以此為記,我的筆跡就是這樣。」(帖後二2,三17)換言之,在使徒去世後才出現的文獻都沒有資格被列入正典中。初期教會對任何冒名著作都持強硬的態度,並不姑息,如早期教父特土良就曾罷免一位亞細亞的長老,因他為增加保羅名聲而冒使徒之名寫信。另一方面,新約書信與希臘羅馬的冒名作品無論在格式與內容上都大不相同。而猶太次經出現的年代明顯與冒充的人物相隔世紀之遠,確實不像是要為欺騙而寫。但新約的所謂託名書信卻是著於使徒去世後的短期之內,若真是冒名的話,企圖欺騙的成份就十分高,這也是早期教會對冒名書信的處理。況且,教會傳統從未提出這些書信的其他出處可能性。故此,我們仍然相信無論是「保羅書信」抑或其他新約的著作都是在使徒在世時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