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08年11月23日
余仕揚
究竟十架下的百夫長講乜?

  十字架下有一位目睹耶穌受難過程的百夫長,當耶穌斷氣時就作見證,問題是他的說話有兩個不同的版本:馬太和馬可都記著百夫長說:「這真是神的兒子了!」(太廿七54下;可十五39有大同小異說法:「…這人真是神的兒子!」)但路加的版本卻指百夫長的說話是:「這真是個義人!」那個版本才是正確?百夫長究竟講了什麼呢?
  雖然每卷福音書都是為見證耶穌而寫的,然而,每一位福音書的作者都為特定的受眾和目的來編寫他們的福音書,因而導致內容上出現差異。現今普遍聖經學者都認為馬可是最先成書的福音書,而馬太和路加都以馬可福音作為藍本來制定他們的著作。讓我們從寫作目的和對象來探討這幾卷書之間的差異:
1. 馬可福音:在帝國之都羅馬,受尼錄王迫害的外邦基督徒是馬可福音的寫作對象,目的是要從耶穌的生平來說明神兒子耶穌基督的福音(一1),為勉勵聖徒要為基督的緣故忍受苦難和持守盼望,就強調基督是要經歷苦難才能成就救恩來安慰門徒:「因為人子來…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十45)換言之,耶穌是一位受苦的彌賽亞,並非十二門徒與普遍猶太人所期待的大能將領,以為是推翻羅馬帝國來復興以色列王國的猶太人的王;但耶穌確是那如假包換的神的兒子,但猶太人的權貴卻視耶穌是說僭妄話的叛國份子(十四61-64)。
  所以,全書的編排是將耶穌的神兒子身份向故事中的人事隱藏起來,看看誰人最能從耶穌的言行辨認出祂是受苦的基督。結果,由最親近耶穌的十二門徒,至最熟識舊約律法和預言的猶太宗教領袖都無法體會。最諷刺的是,這位負責監督耶穌行刑過程、沒有聽聞耶穌教訓,又沒有見過耶穌一件神蹟的百夫長,竟然因目睹耶穌的受苦經過,以及得知殿中幔子裂為兩半之後,就為耶穌作見證:「耶穌大聲喊叫,氣就斷了。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對面站著的百夫長看見耶穌這樣斷氣,就說:『這人真是神的兒子!』」(十五37-39)。這樣,百夫長就成為馬可筆下第一位揭開耶穌是受苦彌賽亞的見證人。
2. 馬太福音:馬太描繪耶穌死時的情景較馬可的豐富:「耶穌又大聲喊叫,氣就斷了。忽然,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墳墓也開了,已睡聖徒的身體多有起來的。到耶穌復活以後,他們從墳墓裡出來,進了聖城,向許多人顯現。百夫長和一同看守耶穌的人看見地震並所經歷的事,就極其害怕,說:『這真是神的兒子了!』」(廿七50-54)皆因馬太是針對那些重視律法的猶太信眾,他們須要確據來堅信這位拿撒勒人耶穌就是神向列祖所應許的基督:「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一1)。
  當時有人在猶太人中傳謠否認耶穌復活的事實(廿八11-15),皆因猶太人的權貴由始至終都拒絕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不單只以此作為處死耶穌的罪名(廿六63-66),更在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與眾人都譏諷祂說:「…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他倚靠神,神若喜悅他,現在可以救他;因為他曾說:『我是神的兒子。』」(十40, 43;注意:福音書中獨有馬太記載眾人在十字架下冷嘲笑耶穌是「神的兒子」的身份)。馬太特特記載耶穌斷氣後突然發生的幾件事,就是殿裡的幔子由上至下裂開、地震石崩、以及已睡聖徒的從墳墓中起來,這幾樣事情都正正在主斷氣時發生,是父神為祂兒子用這些事親自作的見證。這樣,那在十字架下的人就從譏笑、戲耍、旁觀的態度變得害怕,戰戰兢兢地承認說:「這真是神的兒子了!」惟獨馬太描述百夫長承認耶穌是神子的身份時是因看見了這幾樣異常可畏的事才感到「極其害怕」,而且這樣作見證的不單只有這位外邦軍官,還包括其他羅馬兵丁的認信:「百夫長和一同看守耶穌的人…」(廿七54)。於是馬太就記載這些奇異事情,和借用百夫長等人的說話,向猶太讀者辯證耶穌是神的兒子。
3. 路加福音:路加所敘述的耶穌是詩篇所預表的受苦義人,詩篇描述這位無辜的義人被眾人苦待的經歷說:「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他把自己交託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耶和華既喜悅他,可以搭救他吧!」「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裡衣拈鬮。」「他們拿苦膽給我當食物;我渴了,他們拿醋給我喝。」「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誠實的神啊,你救贖了我。」(詩廿二7-8, 18,六九21,卅一5),這都應驗在路加筆下受難的耶穌身上(路廿三34-37, 46)。
  事實上,彼拉多也查不出耶穌犯了任何罪,曾三次表示耶穌無辜(廿三4,14-16, 22),希律也是如此(廿三15),但彼拉多仍然因百姓的群眾壓力而就範,釋放了作亂殺人的巴拉巴,釘義人耶穌在兩個強盜之間,將耶穌列在罪犯之中,無罪的代替有罪的受死(廿三13-33)。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說話和應許那悔罪的強盜得進入樂園(廿三34-43),都反映祂受難的救贖目的。當祂斷氣的時候:「百夫長看見所成的事,就歸榮耀與神,說:『這真是個義人!』」(廿三47)。
  雖然百夫長較準確的說法似是馬可和馬太所記的「這人真是神的兒子」,但路加是要強調「神的兒子」的身份和使命中的一項,指耶穌是一位無辜的義人。因路加的寫作對象是尊貴的外邦官員提阿非羅大人(路一1-4),初信的提阿非羅似乎對信奉這位被羅馬人釘十字架的死囚有點疑慮,再加上這從猶太人而來的新教派又四處被猶太人毀謗(參徒廿八22),路加的目的就是要見證耶穌並非罪有應得,祂乃是神所差來的義人,按照神的救贖大計,為了拯救普世的罪人才被釘死:「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