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08年9月14日
余仕揚
簡介政教分離

  近日的立法會選舉選情激烈,有基督教信仰的候選人將聖經金句寫入宣傳刊物中,有的邀請牧師公開為其參選祈禱,也另有教牧因在崇拜中為參選的教友祈禱而被傳媒指責有助選之嫌。上述現象除了在政治上牽涉選舉的公平性之外,還在聖徒的腦海中勾起「政教分離」(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的神學議題。在此簡介此理念,以下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系主任羅秉祥博士的著作《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明風出版,2004年)第九課對「政教關係」討論的摘要。
觀念澄清:「政」在此既非指政治,也不是基督徒與參政或政黨的問題。這裡的「政」是指政府、政權,或操控政治權力的組織。「教」既非指個別教徒,也不是指個別教牧,而是指有形和有組織的教會。
關係:合一?分離?怎樣才叫做政教合一?政教合一的意思是政權和教會的組織全然互相重疊;換言之,有些人既是政府的領袖,同時也是教會的領袖。譬如,中國前西藏領袖達賴喇嘛,既是宗教領袖也是政治社會的領袖…。這就是政教合一,這類例子在西方教會歷史裡,卻從沒發生過。從來沒有一個人既是教宗,也是國王,或既是大主教,也是首相;一身兼二職,同時是聖俗兩方面的領袖。
  新約聖經:凱撒與神:我們發覺新約對於政權有一種微妙的關注。首先耶穌被稱為基督(彌賽亞),而彌賽亞這稱號在當時帶有政治的意味,意指君王及受膏者。譬如說:耶穌到世上來傳講天國或神國的福音:「神的國近了」。「神的國」這辭彙帶有政治的意味,因為它使用了人世間「帝國」一詞,焦點在一個政權。「神的國近了」就是說神執掌政權的國度快要降臨。另一個例子是耶穌在回答一個試探問題時,祂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太二十二22;可十二17)。這句話對後世教會有深遠的影響,因它清楚指出信徒的雙重效忠:既效忠於政府,也效忠於神。由於神與政府各有各的領域,於是便出現了後來西方的政府與教會二元平等局面,而不是中國人所習慣的「大一統」局面。
  基督徒處於神與凱撒間的張力,也可在其他新約經卷裡反映出來。一方面,羅馬書十三章1至7節教導信徒要順服政權;另一方面,啟示錄十三章卻強烈譴責政權。
  傳統中國政治文化與西方政教分離文化:實質上的徹底政教分離,是西方教會在付出沉重代價後所學到的教訓。然而,華人教會的歷史文化脈絡與西方非常不同(例如,中國古代從無出現過類似《一聖教諭》的「屈政從教」思想及傳統),因此不能生硬地把西方的政教分離思想,不分輕重地應用於華人教會的處境。再者,政教分離說的確與傳統中國政治文化有很大出入,不容易全面得到政府的首肯。例如,傳統中國政治文化強調大一統,政教分離文化則強調兩個權力軸心的二元對立。前者強調和諧,後者容許對峙。前者鼓吹愛國,後者則堅持另有國度,信徒不能無條件效忠現世的國度。前者主張皇權至上,後者主張有另一權力軸心與政權平起平坐。前者推許大有為政府,對人民照顧無微不至,因此要承擔道德教化任務(中國古代儒學一直有「君師合一」及「聖王」的理想,毛澤東也認為自己最偉大之處是「偉大的導師」,而不是在軍事及政治方面的成就)。相反,西方的政教分離文化強調道德教化是教會的本務,而非政府的分內事,間接主張功能及權力皆有限的政府(limited government)。最後,傳統中國政府文化堅持宗教事務皆統攝於政府,受政府監管,西方的政教分離文化則主張政府與教會互不統攝,互不隸屬。
  因此,把西方的徹底政教分離說應用於華人教會處境,不可能是一蹴即至。畢竟,西方教會也是經過千多年的摸索及角力,才與政府達成這個共識。
  政教分離在香港的實施:正如前述,政教分離是一個理念,一個大原則、大方向,若要具體落實,需要一些具體細則作指引。基於上文對西方政教分離說的分析,筆者認為適用於香港的具體指引如下:
一. 政教二分,保持距離:1. 政府與教會屬於兩個不同的組織,功能不同,各自獨立,互不隸屬,互不指揮。2. 政府與教會可以在某些共同關注的事上合作(如各種社會服務),但關係不宜太密切,免致失去自主性,於不知不覺間從屬對方。
二. 政脫離於教:1. 教會建制或教會領袖不宜加入政府建制,成為執政聯盟一分子。2. 教會不應用宗教資源或宗教象徵去賦予政府政策一個宗教正當性(religious legitimation)。3. 教會可以關心政治,也應該關心政治,但要小心提防被利用為宣傳機器。4. 教會領袖在盡公民義務時,應恆常帶有批判性,免至淪為一個政權的「護國法師」。
三. 教脫離於政:1. 不設國教:i. 某宗教或教派不應成為國家的受保護動物,要抗拒藉政治蔭庇而坐大的誘惑,謝絕一切政治特權。ii. 政府不應運用權力或影響力特別支援某一宗教或某一教派的發展,偏袒某一宗教主張,成為該宗教或教派獨有的傳教工具。iii. 政府不應宗教冷感,甚至歧視宗教;相反地,政府可以支持宗教活動,但必須對所有宗教一視同仁。2. 宗教寬容及宗教自由:i. 各宗教及教派法律上平等,互不歧視。ii. 各宗教應享有傳教及處理內務(如按立牧職、人事安排)的自由,不受政府管轄及干預。iii. 宗教團體從事合法宗教活動,無須事事向政府尋求諒解、諮詢、或磋商,自毀自主權。(然而,如有特別事故,當然需要對話溝通,消除誤解。)iv. 政府不應插手某一宗教內的教義爭論,以政治力量解決宗教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