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12年4月29日
鄧穎軒
破瓶傾愛的故事

「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裡坐席的時候、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打破玉瓶、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 有幾個人心中很不喜悅、說、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他們就向那女人生氣。耶穌說、由他罷. 為甚麼難為他呢.他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只是你們不常有我。他所作的、 是盡他所能的.他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甚麼地方傳這福音、 也要述說這女人所作的以為記念。」(可12:3-9)
「破瓶傾愛」是馬利亞為耶穌安葬事澆極貴之香膏的故事,其大引起了旁人的非議,耶穌為馬利亞平反,並且吩咐門徒往普天下去傳福音, 都要述說這件事。為何?相信因為福音是神對人的愛,破瓶傾愛是關於人對神的愛。後者,最能夠說明前者,因著「愛」而毫無保留付出所有。 馬利亞所作的,不但香及周圍,而且遺澤歷史。
香膏的價值三十多兩銀子,在當時等於一個工人一年的工資,故旁人看了就說:「何用枉費」。三十多兩銀子大概等於今日港元的十六萬多, 今天有誰會用十六萬多買一瓶香膏一次過澆在耶穌的頭上?
玉瓶就是個密封的長頸瓶子,使用前將頸打破,內中所盛載的膏油,夠作一次用。破瓶表示傾盡所有,不再存留,也不為別人用, 只單一為所愛慕的人傾盡所有。今天還有這樣愛主的嗎?愛,豈不是應該這樣盡情?今天誰又曾稀罕過有保留的、精打細算的愛?
也許有人問,福音書記載馬利亞澆極貴的真哪達香膏,用意何在?難道真的要我們愛主愛到破產才算合格?可惜的是,愛主愛到破產並不等於, 履行了馬利亞的榜樣。只有愛,才會發出香氣,玉瓶一打破,就滿室香氣,甚至是遺香歷史。
玉瓶是甚麼?那就是自我,是人視為最寶貴,最好的那部份!獻一年的薪金有什麼稀奇?把自我、自己的個性,自己認為最寶貴的,獻給主, 為主而改變,那才叫人驚訝,因為那是很少人敢這樣做。把自我獻給神,不是變成一個沒有自我的人,只是你為主願意做任何事, 甚至是以前覺得不堪、難受,也會為主而做,你就是衝出了自我的樊籬。
不肯自破玉瓶的人為多,他們一直相信自己有更好的待遇,他們不斷改變環境,卻不改變自己;不斷等待更好的機會,自己卻不懂把握機會, 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然靜靜地流走。昔日的衝勁今日已經消失,日日都是苟延殘喘,你見他仍然是昔日那個保守得好好的玉瓶,完好無缺, 因此沒有香氣,也從來沒有人為他感謝神。這是老油條的成形過程。
如果我們及早明白人的脆弱和限制,明白只為自己而活的生命是一個不值得活的生命,然後毅然投靠神為他創造的新生,勇敢為神而活, 為人而活;然後就會看到生命慢慢發展出來的神蹟。儘管我們是弱如將殘的燈火,虛如折斷的蘆葦!
(參考書目:楊牧谷著。你欠生命的一份神蹟。更新資料有限公司,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