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11年8月14日
梁乃光
名曲背後(一)

今天基督教圈子裡有一個現象,就是信徒普遍喜愛接受一些較新,容易上口,唱後易產生感受的聖詩,而對唱頌多時的傳統古舊聖詩產生厭倦。 其實一首聖詩不論新舊,只要合乎真理,並叫聖徒的屬靈生命得造就,就是好的聖詩。而唱新歌也是聖經的教導(參詩40:3,96:1,149:1, 啟5:9,14:3),因我們主的屬性和作為太豐富太榮耀了,所以需要不斷用新的詩歌『將祂的榮耀發明出來』(詩66:2)。 1但問題是傳統聖詩 之所以能流傳後世多年,是因這些詩歌都是屬靈先輩們把他們寶貴的經歷寫下來,經得起時間的沖洗,是信仰的結晶,也是留給後世信徒 美好的屬靈遺產。我們若忽視它們,豈非大大的可惜!
主若許可,我嘗試在幾次牧者心聲中,同大家分享這些名曲的背後。
今年夏令會最尾的一首詩歌【讓我愛而不受感戴】,是過往許多聖徒所喜愛的聖詩。但到了21世紀就好像被遺忘了!這首詩據說是早於 馬丁路德300多年前的聖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1181-1228)所寫。 2法蘭西斯是一位修士,他無法見到當時貧苦的人受苦而自己 卻在享受。他拋下一切變成貧病者,正如主耶穌道成肉身一樣。他不只將金錢分給貧窮人,也將自己所穿的衣物,享受的美食與他們分享。 或許從他服侍貧窮與痲瘋病人當中,我們能體會他所寫這詩歌(Let me love and not be respected)中的句子的背後含意。
這首詩歌前半部是倪柝聲弟兄( Watchman Nee,1903-1972 )翻譯,而後半部則是他填上去的。3 據屬靈長者分享,這首詩的翻譯及寫作時期, 正值他在事奉上得到許多人推舉尊崇之時。「一次在杭州的特別聚會,他在同工聚會中說:『我實在羞辱你們,因為許多公會(筆者按: 指當時大陸的大宗派教會)的人,都說你們是倪柝聲派。這倪柝聲三個字,加在你們身上』,他立刻就轉了一個口氣,並且很厲害地說: 『倪柝聲這個名字,是可咒詛的!』他是一個不求名的人,除非為著責任的關係,在文字上才寫他的筆名。只要能避免的,他都盡力避免; 只要能隱藏的,他總是盡量隱藏。」 4這首詩歌就在那段時期在他的教會中傳出去,相信能表達出他當時候的心情心境,也說出他在主前的 心願和一生。5
而這詩歌是由林知微姊妹(Mimi Lam)譜上樂曲。 6林姊妹是一位相當有音樂恩賜的姊妹。她所寫的聖詩差不多都是我所喜愛的,7 也常觸動我的心弦。事實上,一首好的聖詩,不單作詞的人要有美好屬靈的生命與經歷,還需要作曲的人透過曲調將作者的屬靈經歷 透徹的表達出來。
【讓我愛而不受感戴】這首詩歌所寫的年期越過今天幾個世紀,並且詩人的處境與我們活在21世紀的今天有好大的差別! 但寶貴的是這詩歌是講到學效主耶穌的生活樣式,對於今天我們這個強調個人主義,講求物慾享受的世代,是一個諷刺; 對忠心侍奉主的人而言,又是何等的提醒!今年夏令會早堂講員提到參孫在殺敗一千非利士人後甚覺口渴,那種求神因他施行大拯救 而應得水喝的人性補賞機制,成為我們學習事奉的尷尬。但這首詩歌正好給與我們侍奉主的人一種正確及超越的心態。當你忠心服侍主 而不被人記念,它能給與我們一種美好的調教和釋放!
了解過這首名曲的背後,你是否對傳統老舊的聖詩,多了一份尊重和愛惜?以下的歌詞,讓我們再重新仔細去細味:
【讓我愛而不受感戴】
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
讓我盡力而不被人記,讓我受苦而不被人睹。
只知傾酒,不知飲酒;只想擘餅,不想留餅。
倒出生命來使人得幸福,捨棄安寧來使人得舒服。
不受體恤,不受眷顧,不受推崇,不受安撫;
寧可凄涼,寧可孤苦,寧可無告,寧可被負。
願意以血淚作為冠冕的代價,願意受虧損來度旅客的生涯。
因為當你活在這裡時,你也是如此過日子,
欣然忍受一切的損失,好使近你的人得安適。
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遠,這條道路一去就不再還原;
所以讓我學習你那樣的完全,時常被人辜負心不生怨。
求你在這慘淡時期之內,擦乾我一切暗中的眼淚;
學習知道你是我的安慰,並求別人喜悅以度此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NIV譯作“make His praise glorious.”
2溫隆信,《20世紀基督偉大見證人 ── 倪柝聲詩歌全書》(台灣:晶音有限公司詩歌出版,1985年2月初版),頁10。
3同上。
4陳則信,《倪柝聲弟兄簡史》(基督徒出版社,1984年三版),頁61。
5同上,頁70。
6史伯誠,《聖徒詩歌》(基道書樓,1992年8月五版),頁566-568。
7例如:【十架曾否使你疲倦】(聖徒詩歌第397首),【領我,領我到加略】(聖徒詩歌第401首),【我們愛】(聖徒詩歌第699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