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11年2月27日
鄧穎軒
他必興旺、我必衰微

有一次在教會,有人問我:「為何轉用了大杯(火柴人水杯)」? 我笑說:「因為搬了大房,所以用大杯」。問我的人,知道我不是認真答, 笑著就開心走了。之前用的水杯實在是太細,所以引起了好多人的好奇。點解隻杯會那麼小?不正經的回答是: 「懶人杯,杯細就自然可行多幾次出去添水,休息多幾次。正經的回答是:「因為是咖啡杯。」但無論如何回答,大家都想追問下去。
如果耶穌用的是大杯,施洗約翰用的一定是小杯。
人問他,他是誰?施洗約翰直言,他不是基督,他只是那在曠野的聲音,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他毫不含糊表明:「我」不是 大家一直所期待的救主基督。
施洗約翰,在為耶穌作見證時,多次用單數的第一人稱(first person singular)「我」。「我」就是那在矌野的人聲(約1:23)、 「我」是用水來施洗的(約1:26)、「我」給他解鞋也不配(約1:27)、「我」先前不認識他(約1:31,33)、「我」看見了(1:34)。1 在一般的情況下,從希臘文的字句結構和動詞,就可以知道那個是主詞和第幾人稱。人稱的出現是為了加強語氣或是帶出某些意義。
施洗的約翰多次強調「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帶出自己和基督的分別,以免別人有身份上(identity)的混淆。約翰和耶穌身份上的分別, 就是表明了使命上的不同。約翰不過是一名作見證的開路先鋒;耶穌才是那位人類所期待的救主。兩者地位的主次、高低立見。2
因此施洗的約翰清楚自己是誰、他的身份是、使命是什麼,他不亢不卑,可以用喜樂滿足的心情說出一個將要發生的事實:「他必興旺、 我必衰微。」(約3:30)
施洗約翰在第一次(1:29)公開見證耶穌是上帝的羔羊時候,沒有引起什麼反應,在第二次的時候公開宣告,卻令自己的兩個門徒採取了 立即跟從耶穌的行動。(約1:37)
現代人又容易自卑,又容易自大,要有一個正確、健康的自我形象,實在不容易。施洗約翰心胸廣闊,是因為他找到了自己在天國使命的角色, 得以安身立命。他比喻自己是「新郎的朋友」,娶新婦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約3:29),故此, 他就甚喜樂。他的心是以神的國度為最大的滿足,我只不過是一小角色。有誰甘願做配色,為要叫人看清楚主角?
有此心胸廣闊的人,保羅是另一位。「有的傳基督是出於嫉妒紛爭,也有的是出於好意。這一等是出於愛心,知道我是為辯明福音設立的; 那一等傳基督是出於結黨,並不誠實,意思要加增我捆鎖的苦楚。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 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腓1:15-18)
我的火柴人大水杯,其實是在神學院的「學兄」(師兄)送贈的。「學兄」其實是我的「學弟」(師弟),因我修讀的學分比他多, 學院宿舍的生活比他多一年。但是學院有此傳統,就是早一年入學的,照顧遲入學的同學。被人叫「學弟」有點不習慣, 心中又好些掙扎和抗拒。「師兄」道出大家關係的尷尬,提議不如交換身份,我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做「學弟」。 做「學弟」被人關心照顧,有何不好,起碼有禮物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鍾志邦:《天道聖經註釋(卷上)-約翰福音》,香港:天道書樓,頁144。
2鍾志邦:《天道聖經註釋(卷上)-約翰福音》,頁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