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10年5月30日
余仕揚
混婚──信與不信的婚姻問題

不少人誤以為美滿的婚姻能帶來快樂的人生,但事實上,必須要先有快樂的人生才帶來美滿的婚姻。就算基督徒有時也會將婚姻童話化, 以為婚姻能掩蓋和彌補自身的遺憾,就不惜與教外人談戀愛,導致無法享受神應許的豐盛生命就十分可惜。其實耶穌基督才是我們的真正 醫治、滿足與喜樂,是我們不可取代的美滿人生保障:「……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詩十六2)
婚姻是「二人成為一體」:婚姻是人與人之間最親密的關係,是體驗和達至「二人成為一體」的奧秘和祝福的合法場所(創二24,弗五31-32)。 原來夫妻關係不單只是理智、情感、生活上的結合,更包含靈性上的聯合,像主在聖靈裡與我們合而為一:「……因為主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但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林前六16-17)夫婦二人共同體驗基督愛教會的奧秘:「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 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祕,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五31-32)所以,婚姻的崇高要求只僅次於對神的委身與熱心, 夫婦關係比父母更親密:「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二24)基督徒與教外人結合的混合婚姻(簡稱混婚) 是無法讓人體驗和感受這靈裡的極大快樂與安穩。
婚姻不應是「信與不信」:由舊約至新舊聖經都反對混婚,原因是會導致神的子民/兒女被不信的配偶影響至降低對拯救他們的神的委身, 嚴重者更會背叛神。摩西律法明確禁止與外族人通婚(申七3-4),就算大有能力的參孫和滿有智慧的所羅門也因貪戀外邦女子導致觸礁 (士十六,王上十一),被擄歸回後的猶大人還不痛定思痛而被先知怒斥,必須要狠心離絕外族婚姻(拉十,尼十三23-31,瑪二11)。 例外的外族人包括她瑪、喇合,和路得都嫁給神的子民,她們因為敬畏以色列的耶和華而蒙神悅納和賜福(創卅八;書二,六;得一16), 她們的名字更列於主耶穌的家譜中(太一3-5),可見關鍵在於信仰多於民族因素。
面對外邦人居多的新約教會,使徒同樣主張聖徒的擇偶範圍只限於「在主裡面」的信主肢體中(林前七39,九5)。而林後六14是常被引用 來反對混婚的經文:「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其實保羅不單只針對 混婚而言,當時哥林多教會的問題是聖徒與世人的信仰和道德界線劃得太含糊,例如聖徒在不信者前彼此控訴(林前六1-6),以及到廟中 吃祭祀鬼神的筵席(林前十21)。故此,保羅就強調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的命令,主張神的子民必須要在世分別為聖的大原則,與舊約的 教訓同出一轍。當這原則應用於婚姻的層面上,就等於反對聖徒混婚。
混婚產生的問題:若果「二人成為一體」的婚姻包含至少心靈、理智、情感,和生活的和諧聯合,混婚就確實會帶來混亂與落差:
 心靈上的問題:若有人在信主後明知故犯,必會感受到聖靈責備,內心感到罪愆不安,也沒法期待神對婚姻的圓滿祝福實現於自己的 婚姻中。
 理智上的問題:信仰是人最深層次的信念。信仰的不同,自然導致衡量價值的標準不同、處理衝突的基礎不同、人生觀念不同、 死後去向不同,這都證明「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的現實困難。
 情感上的問題:聖徒以神自己和遵行神的旨意為樂,教外的配偶卻沒法理解和體會這份從委身於神而來的喜樂與平安。一人無法事奉 兩個主(太六24),在兩面不討好之張力下的混婚,意見不合較多,情感的滿足也自然較低。
 生活上的問題:信與不信者在日常生活細節上也有很多實際的分歧,最明顯的包括聖徒須分配時間崇拜與團契、金錢上納什一奉獻, 也不願參與聖徒不認同的嗜好。這些都是混合婚姻中經常遇見的矛盾。
若您現正與未信者談戀愛,嘗試帶祂信主不果的話,我只好建議您與對方設下冷靜期,停止見面一段時間,在神面前安靜禱告, 認真思想這段感情的延續將如何影響自己與神的關係。長痛不如短痛,情願忍痛分手,勝過抱憾終生;寧缺勿濫。神必悅納並賜福: 「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詩十六2)
參考書籍:
時代論壇選輯,《真情真愛》。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4。楊牧谷:「從聖經看混合婚姻」。
時代論壇選輯,《真情真愛》。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4。楊牧谷:「再思『混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