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主頁
 
2010年3月28日
余仕揚
四福音書之間的差異

四卷福音書的記載存在明顯的差異。一邊箱,新派學者因質疑福音書的歷史可信性,懷疑使徒和福音書作者為要神化拿撒勒人耶穌為神的兒子, 存心虛構祂的神蹟和教訓,各福音書內的「假口供」自然不會吻合,再加上人對事件的記憶和傳遞失準而造成許多差異。另一邊箱, 對學術持保留立場的保守派牧者通常都以靈修的方式讀經,偏重主觀的亮光和所得的靈訓,強調對提升屬靈生命的實用層面, 卻忽略嚴謹和客觀的釋經過程,同樣未能合理解釋這些差異。
其實,至今對福音書的研究已經可以合理地解釋許多各書之間的差異,足以令人相信作者是忠誠和可靠地記載耶穌的事蹟。 主要有三方面的解釋:
一.寫作的目的:雖然各福音書內容都圍繞著耶穌的事蹟,但各福音書作者的寫作目都不盡相同。因此,作者就選用有效的素材和手法來傳遞 和詮釋其目的。例如馬太和馬可都記載耶穌開始傳道時宣告「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四17,可一15),警戒神的子民要存敬畏和 嚴肅的心悔罪,順服神透過基督成就的救贖、掌權與更新。然而,路加卻將耶穌在家鄉拿撒勒會堂中選讀以賽亞先知預言作為祂在加利利 事奉的序曲,為要強調耶穌帶來的憐憫、救贖和釋放的大喜信息:「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 神悅納人的禧年。……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路四18-21)而約翰福音卻是要講明如何得「永生」過於符類福音(馬太、馬可、路加) 強調的「神國」,就選取耶穌有關永生的言論(約二十31,三16,五24,六47),隻字不提任何神國比喻。
二.受眾的處境:既然作者是為了針對受眾的需要來選材的話,那麼,從個別福音書的選取的內容、敘事的大綱與排列,和類同事蹟在表達上 的差異,就能推測第一代受眾的生活環境和信仰需要。正如馬太和馬可同樣記載耶穌與法利賽人有關洗手的爭論,馬可加插了這洗手傳統的 解釋:「(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從市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吃飯;還有好些別的規矩, 他們歷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銅器等物。)」(可七3-4),皆因馬可是針對他的希臘文化背景的受眾,他們沒有這個猶太人的傳統理解。 而馬太卻為要寫給猶太裔基督徒,他們既然明瞭古人的傳統,馬太就將這解釋刪去(太十五1-2)。
三.文學的風格:技術方面,耶穌和門徒的土語是亞蘭文,福音書作者就須要將他們的言語翻譯成當時流行的書寫語希臘文。 因應不同作者的希臘文水平和風格、與受眾的文化背景而帶出不同的翻譯。馬可寫四福音書中最粗糙的希臘文,馬太和路加都以馬可福音 為本寫自己的福音書,很多時候都修訂和修飾馬可的粗糙文筆和文法,導致在平衡的記載上出現表面的出入,其實仍是按照史實和目的而寫。 而本是希臘人的路加醫生卻寫得一手新約最優雅的文字。從原文再翻覆為其他語言的聖經時,也會引至用字上的出入。